Au Coeur des Nations pour La Paix - In the Heart of Nations for Peace
Le Cercle de Réflexion

灵光门

Bab Al Maghariba Gate Of Peace And Hope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非洲成千青年人:Algeriens, Tunisiens, Senegalais…… 甚至Egyptiens 人以及一些欧洲人,在腐朽的法国流浪谋生。工作少,他们机饿。他们在无望中寻找工作来生活及帮助如他们的亲人。
最后只有一条门向他们大开:登记参加“黎阳”(Legionnaires)兵种。当时法国殖民侵略军队中最好战的兵种,他们在死亡中找到一条生路。他们被送到各殖民地来保护帝国的权利。特别是那些有抗战运动要求解放的地方。越南是法国殖民地最大及最有代表性的战场。
最初,他们是强者。是他们,日夜不停的向另一方下着阵阵炮击雨:越盟在那时期,与简陋的装备,那边的战线好像没有向这那还系任何一个炮弹。意思说,这边死人的危险对于那边几乎是没意义。这檥,换战线就等于去找死,去自杀。可是,在奠边府那场战前-1954年,已有几十几百等战士离开队伍,接二连三的走过那边战线,在越盟战士身边而战斗。为何呢?
可以这样简单的解释:
每经一个晚上的炮击后,就是一个早上的寻找及检查结果。在那边的战线他们看到什么?房屋、田园被摧毁,遍地都是老人、妇女、小孩的尸首。生存者都趁着他们还没到来时逃走。
那是否悲伤的情景不段的重演而催促他们转移战线?也不一定,因为他们意识到当签合约,他们惟一的工作就是屠杀及服从指挥官。也像刽子手奉命行事而杀人,或许像行诀死囚的兵士们的幻想来安慰自己的良心:相信自己所发射出来的子弹是ma tu,不弄人家留血。最后就如那些刽子手一样,他们要借酒来扫除那些恐怖的阴影赶走。
那时期生活在那些都市的越南人都未能把那当每次那些戴着白头盖的兵士回到成市时就到处倒乱的恐怖害怕情景忘记。那为了何原因催促他们转换战线?
为了国家的理想、为了主义的理想、为了宗教的理想吗?
他们没有如越盟战士们的爱国动机。他们都是出身于贫穷、学浅。他们战斗不是为了什么理想,什么主义,甚至包括付薪资给他们的殖民主义者。
他们的国家在万之远,言语、文化等特别是宗教有很大的差异。
是否得到梦想的指导?有个天堂在那边战线?怹们明明知道是没有的!
他们所看到扫荡杀害的惊惧情景,他们所听到战俘们说:那边对于他们来说是地狱。
生活及战争都是要躲在各坑洞、地道、竹林等等的地方,食物经常不足供应给瘦小的越南战士们,那些对于他们都是好难吃的东西。热带疾病以及欠缺药物不知已抢走了多少条生命。
年青人是否狂妄自大呢?这些行为是否能解释为年青人的狂妄反应呢?
不,他们的决定是已经过长时间的衡量和考虑,他们已经常受到内心的挣扎“留或去”
而“去”就是决定:永别回来的道路。因为万一他们还能活着或者被抓住,那等他们回去的地方就是战争时的“军事法庭”。在战争时期“逃跑”是犯了重罪,不要说“逃跑”投靠到敌方去。可是他们已经选择“去”的道路。
他们已坚决及缓慢的决定“去”的事。慢如死囚吃最后一餐似的。
缓慢人因为在他们前面还有许多时间,一般是要等到天黑,等到深夜的值班。
他们还有许多时间来想念家里的亲人,是因为以后永远不再见到他们了。他们也还有很多时间来让自己叹哭。
他们在安静和秘密中离开,跟着枪弹的方向而去。在他们背后那些昨天是他们的同仁可是从今以后就变成敌人了。1954年,和平到来,他们那些还活着的,要求申请留在越南。
1954年,和平到来,所有的法国战俘,从二等兵到将军都得宽容及释放。也有一些法国旧战俘,他们申请留下来如想包扎由他们所弄出来的伤痕?或许象征偿还由历史所留下的错误决定的一份极大债务。1954年,胡志明,越南抗战之灵魂与领袖,在救国的道路上他在法国都曾有一段艰苦的日子,他很了解年青兵士们高贵的心。所以把他们聚集在BA VI – HA TAY, 越南民族神圣的土地,这是一个他在世时已先给自己选定的安息处。
在那里,他们与本地的民众成主了一个农业合作社, 大家一起吃饭、一起生活、一起工作:一个KIBBOUT-VN !
一个KI….特别有很多不一样的民风、语言、文化等等,最特别的是不同的宗教。但是他们有个共同点就是:一片心
1956年,MAROC, TUNISIE…已取得独立。
从今以后,奴隶国家的人民已得获得自由了。
从今以后,那些二等公民都能获得如一般人的荣誉,掌握自己的命运。
1956年,在越南的这几年,战争的死气又再次出现在刚找到安宁,平静的空间里。
1956年,在越南南部,独裁者吴庭艳已单方决定注销GENEVE之协议,使用自由选举的方式来拒绝统一国家。
再言,用武器来解放及统一国家是一件难免的事情。
也在1956年,在不远的首都河内,那些“高尚的逃兵”和“可敬的战俘”,他们在默默中一起建二一座记念碑,带着维一的通牒给人类。
每一块找到的石头,加上泪水及汗水,他们已建起一条大门,从那里带来光明除去黑暗,让人情消除战争,在地地狱和天堂中打开了一条大门。
人们的义务:
如向时间挑战一样,半国世纪已过去,可是“代表在世上的的建筑工程”仍竖立在树林间。
请冋这些无名的伟人行个躹躬礼。
如我们忘记他们就感到羞愧和哭泣。特别是人类慢慢的走进由自己所造成的过错的烕亡穴墓里。


一些“为什么?”
“灵光门”(THE PARK GATE)写了在参加在越南的法国侵军队里的MAROCAINS….. 等士兵1954年前已跟随越盟抗战,在艰苦中战斗一直到1954年奠边府大战胜利。
那些兵士们本来是贫寒、学浅参加军队只是为了养活自己与家庭。他们不是为了主义、国家的理想或为了侵略目标或是宗教目的而战斗。在行军的道路上或屯驻在炮台的日子里他们多次见证家所、田地被毁坏、老弱妇孺在各场枪林弹雨中无幸残杀的惨影。那悲惨的情景纠缠他们௚ 0;心室日益增加将他们推进忘形的醉影中,在深夜的一个时刻里他们无法抗拒缠磨在深邃的心室,他们被一种无形的能力牵带走:离开营寨越来越远向着摇远的村落的光线走过去。那是带满着危险丧命的脚步,因此那些“为什么?”的问号就出现了。
有去就会有到达的地方,虽然到达的地方还未定位,还没名称。有去就有从无识发出叫喊的命令。那个叫喊声音是在真理、利禄、生与死以外及在各主义、理想之外。也许那是在他们内心的灵光点的叫喊声音,在他们内心:灵光点不能用语言的概念来称呼。它如道,灵觉或明觉ᦁ 2;得描述在道德经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会者不说,说者不会)
在楞严经及许多属于佛教教派的经书如真性、真心、觉心、法性、或佛性都存在于每人的心知,此又如一股存在于每个人里的无限力量有吸取智识的可能,调整心理差异,而现代教育相信当开办各学系、课程供给各人供学。它很现有的真实方面,可是很难理解,难以看见,难以৭ 7;摸。它可以带人们到智慧和人情的光明处,带人们离开各束缚且带进圣善的心灵,可能因此而被称为“灵光门”。希望这信念能化解各冲突、仇恨、为世界建立和谐、和睦、仁爱的现与将来,醒悟的通牒离开了各种行动而造成带满泪水的悲剧及伤痛,一种在神圣的人生中忏悔的通牒。

The Most Venerable Dr. Thích Chơn Thiện